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查看详情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雅石溪的传说

本博全为原创作品,版权归博主所有,引用请注明出处,盗用和侵权必究。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关于我

长期从事文字方面的工作,以散文、情感纪实文学、小说、新闻写作及摄影、社会调查与研究见长,有数百万字的文学和新闻作品在各类报刊发表,另有近百篇社会调查方面的文章见诸报刊,曾任当地作家协会主席十多年,现在一家企业做党务、工会和宣传工作。

【最新原创】冰雪记忆  

2018-01-03 23:30:19|  分类: 生活琐记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  晚间去开车,车已被雪完全覆盖,前后玻璃上的雪,足有一寸半厚。雪还在铺天盖地地下,一路上,我打近光看不见路,打远光又只看得见雪。雪总是从车的左前方棉絮般地扑打过来,然后在挡风玻璃前旋转甚至飙升着。或许这就是我憧憬多年的那一场雪,一场几十年不曾见过的雪。

  我见过的最大的一场雪,好象降在七十年代初。我家门前的小路与路下的农田本有一米多高的田坎,可那天早晨起来,我发现田坎不见了,雪把整条冲夷为了平地。父亲到生产队开会,在这条不足200米长,每天走无数遍,熟悉得跟家里旮旮旯旯一样的小路上,他竟掉下田坎数次。

  就在那场雪里,我家旁边唯一的堰塘——王家大堰,被冰完全覆盖。那是一口很大的堰,足有10亩地那么大。母亲让我到堰里挑水,我才发现整口堰都结了冰。我抡起挑水扁担去砸,居然只砸出几个白印。我又回家扛来锄头,方才砸出个比水桶稍大的冰窟窿,然后才挑到了水。

  再去洗菜时,堰堤上已集了很多孩子,走上堰堤,我发现堰里的孩子更多。孩子们开始只敢在堰边的冰上轻手轻脚地走,见冰结实,胆大的孩子便试探着向堰的中央走去。再后来,他们得寸进尺,居然在冰上蹦跳起来、奔跑起来,有的甚至在冰上玩起了摔跤、跳房子、丢沙包。

  孩子们大概是玩腻了,也可能是真的很冷。我再次来到堰边时,发现有孩子居然突发奇想,从堰边拔来树根、茅草和狗牙根,在冰上烤起火来。我见了便大呼喊:“伙计们,搞不得,赶快把火灭掉,回到堰堤上来!”可他们根本不听。直到我搬来几家大人,他们方才一轰而散。

  这是我见过的最大的雪和最坚的冰。给我同样留下深刻冰雪记忆的,还有九十年代初江汉平原的那一场“牛皮凌”。

  那年腊月二十六,是我在省城开会的最后一天。雨和雪下得不是很大,但风刮出了尖叫声,气温更是直线下降。吃晚饭的时候,我跟司机商量说,把你辛苦一下,我们连夜走。我担心第二天就走不成了。放下碗筷,收拾完行李,跟领导连招呼都没打,我们就急匆匆地出发了。

  在城里还行,出得城来完全是另一番景况,车轮下像抹了油,不能踩刹车,不能加油门,也不能打方向,随处可见溜到路边的车。我让停车看看,打开车门,脚刚落地,人还没直起身来,就被重重地摔在了地上。原来,城外比城里风更大,气温更低,路上虽没有雪,却全结上了冰。

  我心里尽管想着三天后就是大年三十,但还是让司机掉转车头返回城里,意思是待冰化了再走。年青的司机对我诡秘地笑笑,然后打开后备箱,拿出了防滑链。装上防滑链后,仍然不敢跑得太快,直到天亮才回到远安。我们沿路数了一下,300多公里路竟有100多辆车歪在了路边。

  在经过十里铺时,我们便感觉风明显小了,雨和雪也小了。进入郭场,路上不再有冰。回到远安,却既没下雪,也没下雨。后来才知道,那是江汉平原多年来少有的一场“牛皮凌”,直到腊月二十九才化凌,腊月三十才通班车。如果不是司机带着防滑链,那年的团年饭或许就吃不成了。

  这是我有生以来最为深刻的关于冰和雪的记忆,不能说有什么意义,却增加了我的见识,丰富了我的人生。但愿仍在飘飞着的这一场雪,以及随后而来的持续低温,能为我积累新的甚至更为深刻的冰雪记忆。我也同时祈盼,万万不可酿成灾害,损害了冰和雪在我心中至纯至美的形象。

  (2018年1月3日夜记于长堰堤)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201)| 评论(0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8