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查看详情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雅石溪的传说

本博全为原创作品,版权归博主所有,引用请注明出处,盗用和侵权必究。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关于我

长期从事文字方面的工作,以散文、情感纪实文学、小说、新闻写作及摄影、社会调查与研究见长,有数百万字的文学和新闻作品在各类报刊发表,另有近百篇社会调查方面的文章见诸报刊,曾任当地作家协会主席十多年,现在一家企业做党务、工会和宣传工作。

【最新原创】憧憬一场雪  

2018-01-02 23:28:38|  分类: 文学作品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  晚间散步,偶有凉物浸面。看路灯,并未下雨。再看车灯,原来在飘雪。天气预报说,近日有寒潮,有雪,局部地区大雪。没想到,白天刚刚说过,晚间这雪便飘起来了。

  真想有一场雪,一场好大好大的雪,让场地上能堆雪人,让树上挂满凌钩儿,让堰塘结满凌冰,让整个世界银装素裹。

  几十年没见大雪了。记得儿时的雪好大好大,田塍上看不见田口子,分不清哪是路哪是坎。堰塘里结满了冰,要挑水、洗菜,得用柴火去烧,用锄头去砸。堰塘的冰上,不仅可以行走,还可以戏耍、蹦跳,我们甚至在冰上架柴烤火。

  在有雪的日子里,堆雪人,滚雪球,打雪仗,吃雪棍,甚至往人衣兜里装雪块,朝人衣领里塞雪球,都是我们的杰作。雪人头上的锅底灰,鼻子上的葫萝卜,眼睛上的柴火炭,胸前的树叶儿纽扣,还有屁股上的稻草绳儿,都是我们的原创。

  我喜欢看大片大片的雪花从天空飞舞而下,看太阳照在雪地上的那一抹鹅黄,看白雪映衬下水浓如墨的小溪。喜欢听走在雪地里的“扑哧扑哧”声,听寒风在耳边发出的“嗖嗖”声,听父母不让打雪仗的喝斥声。甚至喜欢双手冻得通红、两耳冻得清疼的感觉。

  每到冬天我就向往北方,向往北方的雪,向往北方的风,向往北方的冷,向往哈气时的浓雾,甚至向往有两个长耳朵的帽子,向往厚重的棉衣、棉裤和棉手套。我更向往雪撬,向往雪雕,向往堆一个整个冬天都不会融化的雪人,向往我们这里所没有的一切。

  雪只落在记忆,只落在童年,只与童年相伴而生。小时候,雪那么大,那么美,那么好玩,每年都要塑造一个童话世界。我长大了,雪似乎也长大了,不再任性,不再顽皮,也不再肆意飘飞。我成年了,雪也变得老成持重,有时甚至满目疮痍了。我老了,这雪也似乎就没有了……

  每到冬天,也常常说有雪,甚至大雪暴雪,要防灾防冻,可我总是一次又一次地大失所望。这雪,要么没下,要么只有鸡蛋皮那么厚,太阳还没出来,只吹过几阵风,雪便没有踪影了。这天气预报,报风准,报雨准,为什么报雪总是不准呢?

  但愿夜里,我这里就是“局部地区”,能寒风凛冽,地冻三尺,如席雪花铺天盖地。明朝起来,能山舞银蛇,原驰蜡象,雪深没膝,行走艰难,让老夫重见儿时雪,再发少年狂。

  (2018年1月2日夜记于长堰堤)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304)| 评论(0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8